• <ins id='3a630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3a630'><em id='3a630'></em><td id='3a630'><div id='3a63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a630'><big id='3a630'><big id='3a630'></big><legend id='3a63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3a630'></dl>
        <i id='3a630'><div id='3a630'><ins id='3a63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3a630'><strong id='3a63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a63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3a630'><strong id='3a630'></strong><small id='3a630'></small><button id='3a630'></button><li id='3a630'><noscript id='3a630'><big id='3a630'></big><dt id='3a63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a630'><table id='3a630'><blockquote id='3a630'><tbody id='3a63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a630'></u><kbd id='3a630'><kbd id='3a630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span id='3a630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3a630'></i>

            黨報追憶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:做“蔓兒”不做腕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爱的色放在线看_第七色都市激情_欧美好看的av番号

              常寶華 做“蔓兒”不做腕兒

              9月7日10點46分,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常寶華先生(見上圖,資料照片)在北京海軍總醫院逝世,享年88歲。中國曲藝傢協會主席薑昆沉痛地說:“常寶華先生一輩子追求相聲的傳承與創新,他留下的作品將永遠地留在億萬觀眾的心裡,他播撒的歡笑將永遠地愉悅人們的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常寶華自幼隨父常連安、兄弟常寶堃(藝名“小蘑菇”)學習相聲,8歲到北京西單商場啟明茶社相聲大會當學徒,9歲登臺表演,21歲拜相聲大師馬三立為師,學習和演出過傳統相聲70餘段,歷年來創作(包括合作)相聲、小品、快板等作品170多篇,在全國各報刊發表文章50餘篇,把畢生精力都奉獻給瞭相聲事業。

              1953年在參加抗美援朝慰問演出回國後,常寶華進入海政文工團,直至退休。常寶華是難得的能夠集創作和表演於一身的曲藝傢,其代表作品《昨天》構想奇特,妙趣橫生,對比新舊社會的鮮明不同,既保持瞭相聲幽默逗笑的特點,又熱情謳歌瞭新生活。在195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屆全國文藝會演上,《昨天》獲得創作和表演雙料優秀獎。同年,著名作傢老舍先生在《曲藝》雜志上,發表文章《談相聲“昨天”》,專門分析這個相聲段子的藝術特色。1976年,常寶華和侄子常貴田根據基層工作生活經驗,創作並演出新編相聲《帽子工廠》,成為他的又一個代表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一名軍旅相聲藝術傢,常寶華常年在祖國各地為戰士們慰問演出。邊疆、海島、哨所、觀通站……都留下瞭他的身影和足跡。此外,他筆耕不輟,不斷創作新的作品。在海政文工團期間,常寶華曾多次榮獲全國和軍隊文藝會演創作、表演等方面的獎項,曾榮立二等功兩次、三等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退休後,常寶華仍繼續進行創作、撰文、著書、教學等,參加相聲、小品、話劇、電視劇等演出。漫畫傢李濱聲回憶,常寶華退休後雖離別舞臺,卻沒離開相聲。除瞭偶爾示范或助演,他勤於寫作和課徒。寫作方面,他整理寫過的相聲段子,豐富相聲文庫;課徒方面,他傾囊以授,春風化雨。

              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常寶華的弟子有侯耀華、牛群、趙福玉、包常春等,他們如今已經成為曲藝界的骨幹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2006年,常寶華被授予中國曲藝界的最高榮譽——“牡丹獎”終身成就獎。當別人稱他為“腕兒”時,他更樂意用“蔓兒”(取自藤蔓的蔓)來給自己的人生畫像。他曾謙虛地說:“我們頂多是喇叭花兒,觀眾是土壤,沒有土壤,誰也成不瞭蔓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 玨